研究成果 Research Findings
Case 自贸区研讨专题
2016 - 10 - 28
说明: 本届政府经济的运行、经济发展改革有两个关键。一是新常态,一是供给侧改革。我们今天谈的这个话题是新一届政府国土开发思路中的一个概念、一个战略。1+1+N我把这一届政府的国土开发战略概括为1+1+3。第一个1是城市化。以前叫新兴城镇化,不管是新兴城镇化也好,城市化也罢,都是第一个概念。第二个1就是自贸区,这是1+1。3就是三大战略——长江经济带战略、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和“一带一路”战略。从这样一个层面来理解,我觉得自贸区就是新一届政府对整个国内区域经济整体开发的大的战略之一。选择标准各地的自贸区的选择是不是有一个标准?我在梳理这几届政府的国土开发思路时发现,我们的国土开发正在从块状转向网状。以前我们是东部拆迁、西部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四大板块战略。现在我认为2014城镇化的规划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两横三纵的技术。两横就是北面一横,实际上就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国内段。南面一横即长江经济带,东面一竖就是最东面的沿海线,京九线。内陆的自贸区的选择,我们是不是可以从网状开发的节点上来选?在此我不详细展开。理论上原来我们很多都是块状的,我们的区域网现在都变成了全国网。我们有高铁、有水运、有空中走廊等等,这个生产要素的布局现在形成了一个网状布局,这是一个转变。再重要的节点上有可能形成一个新的发展基点。最高版本自贸区我觉得是一个和“一带一路”同等重要的战略。不是说自贸区服务于“一带一路”,我刚才讲1+1+3,是放在平等位置上讲的。我们向西对接“一带一路”、亚欧一体化。我们的自贸区建设,还是要紧紧盯着TPP,它那儿有什么,我们这儿也要向东开放,这一点不能丢掉。不能说“一带一路”我们整个向西看,通过自贸区我们还是要紧紧地和经济一体化、和东部太平洋保持高度协调性。自贸区是我们国土开发政策的一个点状政策,或者极化政策的最高版本。我们历史上搞过特区、开发区、高新区、新区……截止目前自贸区应...
2016 - 10 - 28
说明: 自由贸易区不是个新事。无论是上海也好、天津也好、广东也好,很早就提出来了。甚至说十几年以前就有了概念。我们在天津自由综合保税区港区提出来的时候,就有向自由贸易港区转型的说法。我个人知道天津是在综合保税港区提出来之后,就立刻着手研究向自由贸易港区转型的事。但是今天,我们为什么把自由贸易园区或者自由贸易试验区这个事提到这样一个高度?我想这和我们改革开放的新形势是有关系的。三大转变自从我们入世之后,无论是外贸也好、外资也好,在整个开放型经济的发展上,我们经历了一个比较大的发展。特别是在改革开放过去35年当中,我们经历了开放的不同阶段,可以说享受了开放的红利。但是时至今日我们的开放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形势、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和机遇。我们做了一个分析。这是在1990年的时候,就是20年以前,我们亚洲和我们几个主要贸易伙伴的一个贸易流量。到2011年的时候,我们发现最大的改变就是,我们传统的贸易伙伴比如美国,比重在下降。但是我们在向西的主要方向上,包括亚洲和非洲、亚洲中东、亚洲和欧洲、亚洲和独联体比重都在不同程度地上升。我们面临向西开放的大趋势的转变,这也是我们今天“一带一路”也好,内陆开放也好,所面临的一个趋势。这也凸显了为什么我们十八届三中全会、我们十八大提出了构建全方位开放格局,包括加强内陆和沿边开放,向西开放的这样一个大环境。在这个变化当中我们发现,我们面临着几个转变。第一是我们从贸易大国向强国的转变。我们在贸易当中大而不强,现在特别是在今年我们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在一些传播的占份额比较大的贸易形态上,都遇到了比较大的困难。特别是我们的加工贸易,最典型的是我们的富士康。引用一个国外的学者研究,就是说在iPhone和iPad整个比重当中就可以看到,在这么大的一个饼上,我们在iPhone上占了1.8%,在iPad上占了2%,基本上就是工资,劳动力成本。今年在加...
2016 - 10 - 28
说明: 普华永道本身是一家专业性的服务机构,我们的观点和视角可能从学术角度不能达到各位专家教授和领导的高度。我今天分享的题目是《融入一路一带,聚焦战略节点》。在这个题目当中,主要是想顺应刚才专家也提到的,现在中国宏观经济中的两个主要问题——一个是新常态,还有一个是供给侧改革。两个指标无论是在新常态也好,供给侧改革当中也好,我们普华永道最近进行了一个规模比较大的调查。在过去的2015年,我们对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主题中21个主要经济体的200家跨国公司总裁级以上的领导人进行了一个书面调查。调查结果非常有意思。这800个CEO对于在亚太地区未来进行业务发展的信心指数下降到了28%。而仅仅在一年以前的2014年,这个指数是54%。所以说,整体来说不只是中国,在整个亚太地区,这些商业领导人对经济的进一步健康发展也是有非常大的担忧的。第二个有趣的指数是,只有33%的CEO表示未来他的企业可以有一个经济的利润增长,而剩下的CEO表示利润增长几乎不可能达到。在阻碍利润增长的主要原因当中,绝大部分CEO的选项都表示,一个是由于当地政府的复杂的合规性的成本;第二个是税务的成本。这也是自贸区建设当中可能也要考虑一个税务机制体制的改革。CEO的建议    最后这些CEO对于整个亚太地区的经济增长如何破题,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们主要是两个建议。第一个他们认为,整个亚太地区的进一步的经济增长,需要在数字化战略下进行一个创新驱动。我觉得这也呼应了刚才教授提到的,创新可能是未来经济增长的一个主要动力,也是提高全要素生产力进行供给侧革命的一个重要抓手。所以我觉得在这一点当中,能够促进创新也是内陆型自贸区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要素。第二个就是超过60%的CEO认为,亚太地区接下来一个非常大的经济增长动力就是,在亚太地区内更加紧密的经济往来和区域内的自由贸易。他们认为这是下一个五年直到202...
2016 - 10 - 28
说明: 我前两年还为天津自贸区做过起草规划的专家,但是这一年多对自贸试验区介入得少一点。今天我就讲三个观点。如何命名第一个观点,内陆地区的试验区还叫不叫自贸试验区?我觉得应当讨论。主要是有两个依据。一是因为现在在内陆地区设试验区,好像在内容上要有一些新的试验。另外一个依据就是,上海还有其他三个地方的自贸试验区,在自贸方面都进行了试验,而且上海到明年9月就三年到期了,也就说自贸试验这方面我们已经有四个地方在试验,上海已经快试验到期了。根据这两点,我在思考我们内陆要建设试验区,能不能用点新的名字。比如,能不能叫自由经济试验区?或者我们换个名,叫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试验区。这样等于有一些新的东西可以放里面,即便上海明年9月到期以后我们还可以继续做。所以名字要创新一下。三大特色第二点,内陆试验区建设的时候要注意几个特色:第一个特色就是内陆的特色。内陆地区整体来讲包括中部西部相对落后的地方,刚才盛院长讲了成都如何如何先进,但这里我是从整体来讲的。第二是长江沿边的特色。我们沿着长江边儿,沿边我们在搞边境自由经济区或者叫跨境经济区,这些怎么结合,这是第二点要考虑。第三点我觉得要考虑一带一路特色。一带一路我们说沿海也有关系,但是更多的可能是内陆地区。这几点,我觉得是我们要考虑的。试验内容最后说一点,我们内陆的这些试验区,到底要试验点什么?刚才很多专家都提了,我都赞同。我觉得除了我们已经试验的这些东西,能不能试验点高标准的环保措施?像雾霾,现在已经不是北京的事,是我们小半个中国的事,等过了多少年后生了病,那时候后悔就晚了。就像现在我们后悔为什么不早点保护环境。原来我们老说一句话,我们在经济发展中绝不走西方的老路,先污染后治理,现在走得比人家还严重。所以我觉得现在能不能成立点像雾霾研究院、雾霾防控专业什么的,能不能搞个雾霾试验区?在治理雾霾防控雾霾这方面。所以我认为内陆试验区应当在环保方面试验高标准。第二...
2016 - 10 - 28
说明: 关于内陆自贸区的政策切入点,我主要讲三个观点。概念问题第一就是关于自贸区、特别是内陆自贸区的理解问题。首先我们讲内陆自贸区,或者叫做自贸区,可能真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就是一种传统的、很多国家在内陆所做的自贸区。因为传统的自贸区基本上都围绕着贸易做文章,提供各种所谓的便利,主要目的就是让其中的外向型经济企业获得最大的便利。与此同时,也满足国家对贸易监管的要求,不违反它基本的法律规定。这是传统的自贸区。改革试验场但实际上,我理解中国搞自贸区建设,更多的目的,还是通过自贸区来有效地去推动整个国内的深化改革吧。与此同时,可能要去对接国外的、新的国际贸易规则体系,也就是在新的WTO,是FTA也好、 TPP也好,去研究在这种不断变动的规则体系下,新的自贸区建设如何能够更好地跟国内深化经济改革相衔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自贸区改革的关键。也就说它的关键实际上在推动国内的改革。可能贸易那些都是顺带应该做的。鉴于这样的理解,自贸区要不要在内陆地区进行试验?如果把它理解成传统的自贸区,我想那就把它局限在沿海地区,因为沿海地区贸易量比较大,那就没有必要再把它扩展到内陆了。恰恰就是因为所谓内陆自贸区的概念,它是一种深化改革的需要,所以非常有必要在内陆地区选择条件比较好的、有兼顾内外这种经济衔接的一个省份来进行试验。这样可以更好地来推进全国各个不同地方改革的模式。制度创新第三个观点就是关于自贸区,大家所谈的有关贸易便利化,或者投资准入,实际上很多都是跟大政方针相衔接的。也就是说,很多改革是我们国家纵向的改革。比如说海关、财政部或者发改委,实际上有很强的法规制度。那么如果让地方作为自贸区,给它一种特殊的政策去改的话,当然要跟现行的各种制度相矛盾,因此在这方面我觉得很多工作实际上是在协调。可能地方在这些方面做突破性的改革,也会有些困难。所以作为内陆自贸区、作为深化改革的试点,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要考虑在...
2016 - 10 - 28
说明: 从2013年到2015年,我们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已经出了三个版本。而今年10月19日国务院发了一个55号文,推出了一个《国务院关于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意见》。这个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是针对内资和外资统一实施的,即是外资和内资一起来实施一个负面清单,这是之前没有的。所以我们现在就有两个负面清单:现在的媒体和有关文件把现在出的四个自贸区已有的负面清单叫外商投资负面清单;而这个内外资统一的叫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失约的释放这个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是10月19日的意见提出来,2015年12月1日开始在四个自贸区所在的省市进行试点,直到2017年12月31日,2018年1月1日必须全国统一实施。这个日程表非常确定。11月30日那天,大家都在盯着IMF的SDR的消息,而我当时一直在刷发改委的网站,我看它12月1号的负面清单放没放出来,结果没有放出来。十二月十几号的时候说今年是放不出来了,可能要等到明年。完了以后这几天又说一定要在1月1日放出来,有的部门上午收到版本下午就要反馈意见,所以整个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制定过程可以说是相当匆忙的。针对这个问题,现在说马上要在上海、福建、天津、广东进行试点,我认为确实还有很多地方都还没有设计清楚,这里我提出四个我的看法。合并的考虑第一个看法,我认为从长期来看,两个负面清单,就是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可能长期来看需要考虑合并的问题。这个从世界各国的负面清单制定来说,发达国家它的负面清单是体现在BIT和有关的FTA协议中间的。并没有制定一个专门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文件。而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文件制定在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印度这些发展中国家有,但是绝大部分发达国家是没有这样一个外向投资负面清单的。而针对内外资统一的就是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一个国家有。中国这个工作是一个创举。今后必须要协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对外投资协议以及负...
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2005 - 2013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 邮箱:info@siri-thinktan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