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Research Findings
Case 一带一路战略投资专题
2016 - 12 - 09
说明: 高柏美国杜克大学教授中国西南交通大学中国高铁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首席专家  今天首先为大家大致介绍“一带一路”宏观背景,过去我在国内和国外讲的时候主要以一带一路作为整体来讲,而这次我们研讨会是以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为主题。我讲的时候仍然会以宏观的背景为主最后落到哈萨克斯坦上。  首先讲一下美国的“重返亚太”和中国的应对。 “一带一路”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中国对美国重返亚太和TTIP的应对。 “一带一路”有三个战略目标:第一是实现中国路权对美国海权的对冲,第二是为中国提供一个变成世界大国具体的途径,第三个是当英国脱离欧盟导致全球化会发生逆转成为可能时提供一个应对的措施。 美国公众现在对待国际秩序的态度,也由过去一直支持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向孤立主义倾向转变, 这就是为什么Trump能在此次总统大选中打败了所有共和党其他候选人,变成了共和党内提名人的重要原因。讲完这些我们再来看哈萨克斯坦, 会具体涉及到哈萨克斯坦在“一带一路”尤其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中的重要意义。  为了加深理解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我们首先应该理解美国21世纪的大战略。从地图上看,大西洋的两个部分是北约东扩和TTIP,太平洋的两个部分是重返亚太——具体来说就是要把美国60%的海军力量布置在亚太地区——和TTP,而中间的就是在中东地区的战略收缩。基本上美国21世纪的大战略就是以这样的态势呈现。从在地图上来看非常清楚明显。北约东扩实际上是这次乌克兰危机的直接后果,而TTIP正在谈。TTIP应该是大家耳熟能详的。TTIP能不能谈成呢?过去的两个夏天我是在德国度过。据大部分德国人看来:从纯粹业务的角度上讲,TTIP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由于斯诺登的问题出来以后,欧洲人对美国人尤其在IT和互联网的信息方面防备心很重,能否签订还不确定。 现在由于英国退离了欧盟,那么在欧洲很...
2016 - 11 - 29
说明: 智库沙龙“创新协同、把握机遇”首期一带一路战略投资沙龙——俄罗斯及欧亚经济联盟专题嘉宾发言:佟家栋南开大学副校长非常感谢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邀请,有幸能受邀在这里与大家一起分享国际战略投资研究中心成立这一盛事。谨代表南开大学对国际战略投资研究中心的成立表示衷心祝贺。“一带一路”是从国家层面上研究当前我们面临的一些重大需求,如何去很好地研究呢?我们经贸大做了这样的研究,显然对国家重大战略需求是一个比较明确的回应。所以我们特别高兴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能够成立这样的中心。我谨代表经济院校对这样一个中心的成立表示坚决支持,也希望能够多方面进行合作。对于“一带一路”我不是专家,我主要是研究方向是贸易,但既然“一带一路”是我们中国的发展战略,需要有这样的思考跟大家进行交流。第一个就是我们提出“一带一路”这样的畅想之后,我们的理论基础是什么?是一个贸易的想法呢?还是一个投资的想法?它是一个区域的一体化还是一个单纯我们专家刚才所提到的问题?它是一路,其实如果用一体化理论来讲的话,解释不通,因为一体化理论讲的是国家之间,而并不强调一路。如果讲贸易呢,其实贸易要谈到common interest,当你谈到的时候,又涉及到一路当中的国家,谈都有这样一系列的问题。我觉得可能有这样一个情况,是不是比如这种strategic investment可以引至国与国经济的贸易合作。如果这样说来,下面我们就要问一些问题,现在国家的这种strategic investment会预期带来哪些合作?比如贸易合作,比如今后的区域合作,比如引进的产业合作,引进的其他方面一系列跟经济有关的合作。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第二个这样一个引致的过程是靠市场的力量还是靠政府的力量?在过去一体化的历史上,建立紧密合作关系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是政府力量,政府通过他们的合作达到这样的紧密战略合作关系。另外一个通过市场,市场本身就有利益在里面,...
2016 - 11 - 29
说明: 智库沙龙“创新协同、把握机遇”首期一带一路战略投资沙龙——俄罗斯及欧亚经济联盟专题嘉宾发言:赵忠秀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感谢大家对我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新成立的国际战略投资研究中心的支持。今天是我们首次沙龙,我想我们今后还会举办这样的沙龙。这也是我们新型智库的一项成果,我也愿借此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关于“一带一路”的观点。第一,到底是倡议还是战略?我从前年开始给外国官员讲“一带一路”,我就讲过其实我们还是叫倡议。三轨的文件是愿景和行动,我们没叫战略。我们对中央政府对地方我们可以叫这个为战略,但在国际上来讲是倡议。倡议实施是需要双方共同获益,而不是单方受益。单方受益是不成立的,所以“一带一路”应该说现在还是一个倡议。所以我也特别注意到,张高丽副总理访问格鲁吉亚,发展战略对接。正是这个发展战略一定能够对接,才能够有效地推进实施,否则如果对接不好,如果最后和国家发展的重点不一致,我想这就很难实施下去,所以从这个倡议从宏观层面上来讲是国与国之间能够有战略对接的可能。然后从他的可能性我们再去探讨他的现实性以及实现的途径。第二,和欧盟的对接。如果说没有对接机制,那么很有可能就会形成这样一种战略的互赢。一定要做好战略对接,像我们泰国铁路上的合作,也是泰国政府有十年的基础设施改善计划,所以这样才能契合。我们在和官员探讨的时候,会和外援混淆在一起,这个不是我们的初衷。怎么样能够把我们的外援和我们的一路(内部可以讲战略)更有效的配合呢?这个也还是非常值得研究的课题。一带一路也有两个含义,一个是物理上讲多少地区,多少人口。还有一个更广义的就是中国21世纪的开放战略。包括我们对非,其实包括我们对拉美合作,其实都可以在同一个框架下来实施。因为我们如果说没有这样一种顶层设计的话,我们就会陷入一种困境。比方说怎么体现非歧视,你既然给他这个条件,为什么不可以给我这个条件呢?所以在一国一侧还是要普遍性,非歧视性...
2016 - 11 - 29
说明: 智库沙龙“创新协同、把握机遇”首期一带一路战略投资沙龙——俄罗斯及欧亚经济联盟专题嘉宾发言:高柏教授美国杜克大学既然时间有限,我直奔主题。刚才听了齐先生的讲话,在媒体采访的时候结合他所讲到的,我想提个建议,你看一下中美之间的经济战略方面的合作和沟通,经常有所谓的二轨。一轨是政府对政府。中俄之间实际上极为有必要建立二轨。无论是让一带一路和欧亚经济同盟对接也好,还是从中国引资也好,或者是中国企业到俄罗斯投资也好,都存在着巨大的障碍。是什么障碍呢?是双方对对方的了解十分有限。 后果就是很多猜疑和误解。这些东西混在一块就变成公共舆论和还是政府部门或者企业在决策的困惑。在中俄高层之间,似乎是理解的很清楚,但是一到落实就会出现种种问题。举个例子。当时在议论莫斯科-北京高铁的时候,中国国内有很多人质疑,俄罗斯的人口那么稀少,投资的效益在哪里。这就是一大问题。当时有媒体问我,我说我的观点很简单,从纯经济的角度来考虑莫斯科-北京高铁恐怕是不现实的。 但是如果俄罗斯同意这段铁路的轨宽用国际标准,而不是俄罗斯的宽轨,它至少有一个意义: 从北京出发的铁路,可以直通欧洲,那样的话,这条铁路至少对未来的欧亚大陆经济整合从政治的层面赋予了一定的意义。这样的话,中国的银行去投资,至少从政治的角度领导人还可以看到其价值。另外一个例子是中泰铁路,泰国希望我们的贷款要2%的利率,而中国的银行非得要2.5%。道理很简单,国开行也好,进出口银行业也好,都有盈利的压力。0.5%的利息谈不下来,而那段铁路贴息的整个成本并没有多高。 要是换上其他国家,这个0.5个利率不让的话,很可能人家就把合同给别的国家了。 我希望以后对外经贸大学能作为一个平台,多举办一些活动,找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大家坐在一块开诚布公地把你们认为的障碍面对面谈出来。这样好多东西以及误解就有机会消除,至少给了对方一个解释的机会。中国在俄罗斯投资的不仅...
2016 - 11 - 29
说明: 智库沙龙“创新协同、把握机遇”首期一带一路战略投资沙龙——俄罗斯及欧亚经济联盟专题嘉宾发言:齐普拉科夫先生俄罗斯储蓄银行驻华首席代表(兼欧亚经济委员会顾问,前俄驻华公使衔商务代表)齐普拉科夫先生针对有关中俄双边关系,以及欧亚经济联盟的经贸关系进行发言王开轩司长对经贸和投资的经济合作的全面介绍很仔细,有很多数据,所有的趋势也都很明显。众所周知,去年中俄贸易遇到了非常大的挑战和非常大的困难。双边贸易额从2009年以来第一次那么大幅度下降。今年头两个月中俄贸易继续下降。从3月起我们可以看到情况有所改善,有增无减。 同时应该承认的是,两国贸易还没有完全恢复,增长率仍然很低, 月度数据波动较大,可以说增长差不多为零。 总的可以做出下列的结论:今年上半年末中俄贸易还没有进入恢复性的增长时期, 稳定发展的基础还不坚固,风险和不确定的因素仍比较多。考虑到这种严肃的环境可预测2016年双边贸易将达到700亿美元,有可能高一些,有可能低一些。无论今年贸易额是多少,关键问题在于为中俄经贸长期稳定发展创造必要的前提与有利的条件。    我想谈两点:    第一,就是两国投资方面的合作。现在这种合作的规模还是比较小的。虽然中俄两国领导多次强调投资合作的重要性,而实际进展还是不大。我觉得这并不可怕,但是需要关注与分析。今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量增长得特别快,而投资主要目的国是美国、欧盟、澳大利亚、东南亚,俄罗斯的比重不到2%。除此之外,我们可以看到民间企业、私营企业、地方企业在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现在上海、浙江、江苏是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参与者。而对俄罗斯来说,中央企业还是占据垄断地位。民间企业对俄投资不多, 比重较低。这不能不引起关注。为什么发生这种情况呢?主要原因是中国民营企业家对俄罗斯投资环境还是有所怀疑,不太相信俄罗斯能创造长期有利...
2016 - 11 - 29
说明: 智库沙龙“创新协同、把握机遇”首期一带一路战略投资沙龙——俄罗斯及欧亚经济联盟专题嘉宾发言:王开轩中国商务部欧亚司副司长中国与俄罗斯及欧亚经济联盟合作概览很高兴来到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和各位专家学者、与会代表们共同探讨加强中国和俄罗斯以及欧亚经济联盟合作问题。首先,我想简单介绍一下中国与俄罗斯及欧亚经济联盟的合作情况。去年受到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和乌克兰危机引发的相互制裁等因素影响,俄罗斯主要经济指标大幅下滑。去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3.7%,对外贸易下降近三分之一。今年以来俄罗斯经济形式呈现初步企稳迹象,一季度GDP降幅收窄至1.4%。随着外部环境好转和新一批反危机措施的实施,俄罗斯官方预测今年经济有望触底,预计明年可能会出现正增长。中俄经贸合作中大家比较关注的是贸易问题,受多重不利因素影响,中俄双边贸易额下降是28.6%。今年以来,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俄贸易恢复了正增长。2016年1-8月份双边贸易增幅达到1%,在我国整体外贸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虽然中俄双边贸易额出现了波动,但应该说双边贸易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贸易合作中更是不乏亮点。第一是中国一直维持着俄罗斯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在俄罗斯外贸中,中国所占比重从去年的12%上升到14%,地位进一步巩固。第二是双边贸易结构在不断优化。一方面其大宗商品贸易的数量在保持着增长,更重要的是双边贸易中高科技和高附加值产品增幅较大。第三是跨境电子商务快速发展。去年贸易额达到27亿美元,阿里旗下的速卖通已成为俄罗斯最大的跨境电商平台。在投资方面,根据商务部的统计:我们对俄罗斯的累计直接投资超过340亿美元;而根据俄罗斯的统计,去年俄罗斯第一副总理在圣彼得堡论坛上宣布已达到420亿美元。相互投资的快速发展成为两国合作新的增长点。远东开发领域是双方合作的新亮点,也是双方领导人高度关注的重要合作议题,为此中俄两国政府专...
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2005 - 2013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 邮箱:info@siri-thinktank.com